由「醫學評鑑」談醫學教育

副校長暨醫學院院長宋瑞珍

我們醫學院醫學系及附設醫院的評鑑剛過不久,評鑑委員們以專業及專家的眼光給我們很多的評語,仔細思考都是正面的,因為只有不斷改進才能提昇成大醫學中心達到世界的高水準。幾個月來,準備被評鑑的工作總算有些成果,但是,如果事過境遷,依然我行我素則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和精力。

因為時間有限,評鑑委員們所做的評語大約指出我們問題的50%。我們心中有數,除了他們所提出的問題以外,應全力進行全面性有計畫、有系統的改善,諸如基礎醫學課程必須重整並在教學方法上力求改進,臨床病歷書寫須按部就班,對病人服務態度必須加強等等,應是輕而易舉、實際可行的。急診室的運作則需從制度面,由上而下做全面性的調整,方能有效的提供病人最急迫的醫療照顧。但我個人覺得最大的問題仍是「醫學教育和醫療行為的脫節」是最嚴重的。有的是全國性共有的問題,有的卻是成大獨特形成的問題。醫學教育是教導醫學生「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服務,以基礎及臨床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去幫助病人解除病痛;而我們目前的醫療作業卻是「以醫師及醫院為中心」的作業,因此醫病關係常因溝通不良而產生誤會。再者,臨床工作人員執行醫療服務之外,也應追求精湛的醫術,積極研究發展高安全性、更有效的診治疾病的方法。並且,責無旁貸地負起教學的任務,教導學生及年輕的下一代醫療人員,達成所謂醫療、教學及研究(To care, to educate and to discover)的三個目標。

在醫學教學方面,除了調整課程,林其和老師(Vice Dean for Medical Education)正在積極成立教師培育(Faculty Development)的架構,他和林銘德及蘇慧貞老師將全力投入醫學發展(Medical Development),將硬體及軟體重做規劃以培育更完善的師資。目前,學生對於問題導向教學(Problem Based Learning)(PBL)的接受度不高,其實,小班教學的方法很多,並不需全部用PBL,教學方法(Pedagogics)上必須由有經驗者來教導如何教學包括基礎和臨床醫學。值得一提的是英文教學是未來的趨勢,課程評鑑委員特別讚賞生理學科及醫學英文,因此我們應擴大推行,幾年後達到全面性的英文教學,這樣必然可以提昇老師及學生的英文程度。進入WTO後我國是世界村(Global village)的正式的成員,英文的熟練是必要的條件之一。

至於整個醫學中心包括附設醫院的發展方向,以前就已經提出過一些願景。將來有比較具體的方案將藉由醫訊及醫學副校長的信函(Letter from the Vice President for Medical Affairs)中依情境狀況提出。例如蘇益仁教授將來回成大,他將以國家衛生學院(National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NHRI)的臨床醫學組和成大合作的模式來進行,盼望成大未來能成為全國傳染病學研究的中心,並帶動整個東南亞在這個領域的進步。

六月上旬,醫學院各學系及研究所都有畢業生,在送給畢業生的致詞中,我提到理想、現實和行醫處世的態度(Idealism, Realism, and Attitudes in Medical Practice),盼望畢業生在極其困難之現實環境中堅持理想,以正面的態度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因為行醫或跟醫學有關的職業,如護理、醫技、物治、職治等,不是做生意的(business)行為,而是要解除及減輕病人的疾病及痛苦。無可否認的,報酬的多寡是重要的,但在醫療行為上,報酬卻不是最重要的。醫學院不祇教導及訓練學生將來有職業的技能而已,更重要的是培育有「醫學使命」的人才。日前,韓良誠學長給我一篇他極為欣賞的文章,研讀之後竟是我想跟畢業生所說的話語:Carola Eisenberg教授前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和哈佛大學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學務長(Dean for Student Affairs),這樣寫著“As physicans, we have a moral imperative to sustain the highest aspirations of the students we teachMedical education does not exist to provide doctors with an opportunity to earn a living, but to improve the health of the public.Let us enlist our students in the campaign for equity and quality in medical care. If that campaign is to succeed, it will need the efforts of 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希望我們的老師和學生在醫療工作崗位上以此為準則,並以最優秀的醫學工作及教育者期許,那麼,我們就不必為了準備「醫學評鑑」而臨時抱佛腳,平時就維持它應有的水準,這個理念需要大家一起來認同,這樣才能真正體會醫學教育的真諦。